外子迎亲途中山洪暴发 新娘游过河嫁新郎图
来源:未知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3-08 08:51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“三轮车刚上路,雨就下大了,瓢泼的相通。”新郎张虎说,三轮车艰难地18次驶过漫水桥来到宋庄时,已是上午8点众了。把艳丽送上花轿,嫁妆装上三轮车后,艳丽的爹娘望了望天,

“三轮车刚上路,雨就下大了,瓢泼的相通。”新郎张虎说,三轮车艰难地18次驶过漫水桥来到宋庄时,已是上午8点众了。把艳丽送上花轿,嫁妆装上三轮车后,艳丽的爹娘望了望天,说:“不走了改异日子。”

现年25岁的新郎张虎,是群山环抱的泌阳县铜山乡柳河村曹庄村民组村民。新娘王艳丽,22岁,铜山乡闵庄村宋庄人。曹庄与宋庄相距10众公里,宋庄在群山深处,曹庄在出山口处。从曹庄到宋庄,一条曲曲曲曲的山路18次通过联相符条出山的河,那条河名叫“十八道河”。

接亲返回的途中,河水已经暴涨,漫水桥上的水越来越大,山洪滔滔。

“嫁出往的姑娘泼出往的水,没法收了。”王艳丽红着脸对记者说,“吾如许‘将’了爹娘一军,爹娘无奈地进了屋。”

“吾们都是山里长大的,爬山游泳幼菜一碟。”新娘王艳丽说,“3辆三轮车装着陪嫁被山洪挡在了山里,不会游泳的接亲人和仰轿人也被挡在了山里。24日和25日,山洪退后他们才相继过河返回。”

“十八道河”的第18个漫水桥处,因上游的山洪都汇聚到了这边出山,水面近百米宽,漫水桥上通过的山洪一两米深,激流滔滔。“那时吾愁得额头直冒汗,不知该咋办。”张虎说,“正在这时,艳丽屏舍罩在婚服外面的那层婚纱,跳进山洪向对岸游往,吾也急忙跳了进往。在水中,吾们并肩游,现在光相互鼓励,终于游到了对岸。”

“过前9道河时,是花轿仰以前的,仰轿人险些被水冲走。”张虎说,“过第10道河时,艳丽翻开轿帘让停轿,她下轿后,从第10道河到第17道河,都是扯着吾的手从漫水桥上趟过的,罩在婚服外面的婚纱早已湿了。”

22日临近正午时分,新郎与新娘浑身水淋淋地出现在张家的婚礼现场,前来参添婚礼的山民们被感动了,掌声经久不息。

“‘益’是阴历十一(阳历7月22日),早就定下来的日子。”据张家人介绍,因已下了几天雨,河水涨了不少。“益”那天天刚亮,家里就找了3辆底盘高、适当爬坡的机动三轮车,载着花轿和仰花轿的人进山迎亲。